Mozart: The Magic Flute, Queen of the Night – Aria N°14 莫扎特: 魔笛

Mozart: The Magic Flute, Queen of the Night – Aria N° 14
莫扎特: 魔笛 第14号夜后咏叹调 (奥地利传统歌剧)
传说中最好版本,Edda Moser 一个姨妈耍花腔笑唱地球之音(适合洗澡练唱瞎嗷嗷嗷可以多呛几口水)这曲可是入选人类送入太空的10亿年唱片”地球之音”

歌手:Edda Moser / Wolfgang Sawallisch
所属专辑:Murmurs of Earth – (地球的呢喃 旅行者金唱片)

Der Hölle Rache kocht in meinem Herzen,
我心中的复仇之火在地狱里燃烧
Tod und Verzweiflung flammet um mich her!
死亡与绝望把我包围
Fühlt nicht durch dich
如果你不能
Sarastro Todesschmerzen,
让萨拉斯特罗感受死亡的痛苦
Sarastro Todesschmerzen,
Sarastro要是没被你弄死
so bist du meine Tochter nimmermehr.
那你就永远不是我的女儿
so bist du meine,
那你就永远不是我的女儿
meine Tochter nimmermehr.
我的女儿
ehr*
啊*
meine Tochter nimmermehr.
那你就永远不是我的女儿
ehr*
啊*
so bist du meine Tochter nimmermehr.
否则你就永远不是我女儿
Verstoßen sei auf ewig,
永远不是
verlassen sei auf ewig,
永远不是
zertrümmert sei’n auf ewig
永远粉碎
alle Bande der Natur.
我和你的一切关系
Verstoßen
断绝
verlassen
离开
und zertrümmert,
粉碎
alle Bande der Natur.
我和你的一切关系
Alle baaaaande
一切关系!
Alle Bande der Natur
我和你的一切关系
Wenn nicht
要是Sarastro
durch dich
没被你
Sarastro wird erblassen!
弄死
Hört,
听!
hört,
听!
hört, Rachegötter,
听!复仇女神!
hört, der Mutter Schwur!
一个母亲的誓言

Mozart: The Magic Flute, Queen of the Night – Aria N° 14

《魔笛》上演后所获得的巨大成功为濒临崩溃的莫扎特带来难以形容的最后的欣慰。1791年12月4日深夜,他躺在冷冷清清的病榻上,喃喃自语地想象着《魔笛》的演出:第一幕现在结束了…….现在开始夜后的咏叹调……凌晨1点,他悄悄地阖上了双目。此时,豪华的威登歌剧院灯火辉煌,舒适的包厢座无虚席。

花腔女高音

通常花腔女高音都是由演唱者自己发挥来完成花腔的部分,作曲家不会做细节要求,但是这首曲子,莫扎特在谱面上是有明确要求的,音高要保持在High F上,这就使得曲子的难度大大增加,据说只有不到10%的女高音能够完成这首曲子。

如果说普通的花腔女高音的难度在于“花”,那《魔笛》的难度就很直白了,除了“花”还很高!

也有传说,莫扎特是为他的某个表姐量身打造了这首曲子,可能因为表姐业务能力强,才让莫扎特如此自信的写了超高难度的曲子,同时也给后来的女高音们留下超大面积的心理阴影。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pangu51.com/blog/6580.html | 魂断梦桥官方博客

该日志由 魂断梦桥 于2022年09月21日发表在 历史哲学 分类下, 通告目前不可用,你可以至底部留下评论。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Mozart: The Magic Flute, Queen of the Night – Aria N°14 莫扎特: 魔笛 | 魂断梦桥官方博客

Mozart: The Magic Flute, Queen of the Night – Aria N°14 莫扎特: 魔笛: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wink: :twisted: :roll: :oops: :mrgreen: :idea: :evil: :cry: :arrow: :?: :-| :-x :-o :-P :-D :-? :) :( :!: 8-O 8)

快捷键:Ctrl+Enter
</body>